陜西花卉去年銷售超30億 “居無定所”制約產業

來源:未知日期:2019-03-31 瀏覽:

  上月初,經營接近二十年的西光花卉市場突然搬遷,引起了周邊市民的關注和感慨。

  記者了解到,陜西花卉去年銷售額超30億元,但傳統花卉市場缺乏統一規劃,搬來搬去,居無定所制約了產業發展。在消費者升級背景下,日常鮮花消費需求旺盛,鮮花電商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傳統鮮花產業鏈條長、中間環節加價多等痛點,日漸興起。未來三年,僅鮮花消費全國市場規模就達500億元,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發展或成趨勢。

  西光花卉市場突然搬遷

  引發周邊市民感慨

  近期,家住西安幸福中路的田先生去西光花卉市場買花,沒想到卻撲了個空,母親節本想去買些鮮花做禮物,就去了以前經常去的(西光花卉市場),結果找不到了。田先生覺得,市場突然消失,以后想買個花鳥魚蟲也不太方便了。突然搬走,讓我們這些在這里買了十幾年花的人,有些失落和無奈。

  5月17日,記者在萬壽北路附近的西光花卉市場原址看到,這里的大門緊鎖,市場內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工地。門上貼了一張通知:西光花卉藝術城商戶已遷至長樂園藝花卉博覽園。現場一位工作人員表示:這里要拆遷了,但具體情況還不太清楚。

  附近的市民回憶,西光花卉市場在原址開了有快二十年了,直到今年4月初突然搬遷。

  記者來到了長樂北路的長樂花卉博覽園。恰逢工作日,只有寥寥幾家商戶開門營業。這邊市場規模不如西光大,容納不了那么多商戶。據市場內一位曹姓商戶表示,西光通知搬遷以后,有的商戶自謀出路,去了其它地方經營,有的沒找到合適的商鋪,還在家閑著。

  一位知情人士介紹,西光花卉市場開業時間較早,沒有考慮地鐵等后續城建。市場原址不遠處就是地鐵站和出風口,這么大一個花卉市場,如果不搬走存在安全隱患。

  西安的花卉市場有15家

  不少有過搬遷經歷

  陜西作為西北五省花卉批零主要集散地,近年來花卉產業發展迅速。據陜西省花卉協會副秘書長張建民介紹,去年全行業銷售額超過30億元,在全國可以排進前十。但要看到,與全國其他城市一樣,西安不少花市屬于企業投資或自發形成,管理和規劃上缺少統一安排,有些形成時間較早,城市發展了,市場就可能被迫搬遷。

  記者從陜西省花卉協會了解到,西安大大小小的花卉市場約有15家,東南西北都有,規模較大的包括:西郊秦美花卉市場、南郊雁錦花卉市場、朱雀花卉市場、秦嶺花世界和曾經的西光花卉市場等。

  隨著城市的發展,這些市場有不少已經歷過搬遷,例如:雁錦花卉市場是從雁環路搬過去的,朱雀花卉市場吸納合并了原文藝路花卉市場、端履門鮮花批發市場等,東輝朱宏路花卉市場是從原大明宮花卉市場搬遷而來。

  劉先生在城南一家花卉市場經營盆栽花生意,近兩年他因尋覓新店就折騰了好幾次。搬遷的原因是,他聽說所在的花卉市場要拆遷,據說是消防不過關,所以心里也沒底。劉先生告訴記者,其實不少花卉經營者都缺少一個固定的家,此前他還有個店開在北郊一個小型花卉市場,那個市場占的是村里的集體土地,后來拆的也很突然。

  一位熟悉花卉行業的人士說,西安的花卉市場介于產地市場和銷地市場之間,對于物流、停車等要求不算高,長期以來存在市場檔次不高、管理不夠規范、輻射帶動作用弱等問題。

  該人士介紹,國外有很多花卉中心,大多建有類似樓盤樣板間的樣板花房,可以讓市民直觀地知道如何運用花草、奇石、噴泉、花瓶來造景。這樣,消費者看到整體效果,就有裝扮家居的欲望,而不只是圖便宜來買兩盆花。但由于經營理念和居無定所方面的制約,包括西安的花市在內,國內花商們都不太愿意投資建樣板房,因此制約了花卉產業的發展。

  普通人鮮花消費需求增加

  電商補位傳統花商痛點

  隨著經濟的增長和人們收入的提高,對鮮花消費需求在明顯增長。

  張建民介紹,從營業規模來看,陜西花卉市場近兩年正逐漸回暖,消費結構與前些年有了很大不同。他說,過去花卉消費主要以慶典、會議用花為主,在2013-2016年曾因政策和市場變化的影響遭遇低谷。這兩年,鮮切花等逐漸進入市民日常生活,普通消費者的需求越來越多,對購買渠道、產品質量和品種也帶來了新的需求。

  在網上買花的人越來越多,一上午得送幾三輪車。曲江一位快遞人員表示,日常鮮花已經走進了尋常百姓家,還有一些在寫字樓工作的白領也訂花。

  有機構數據顯示,雖然節慶或特定場景仍是鮮花消費主力,但普通消費需求也在迎頭趕上。目前,買花裝點生活、辦公環境的用戶比例分別高達68.9%和53.8%。

  市民王女士說,她在網上訂購鮮花已經堅持了一年多,網上訂購鮮花比實體花店便宜一些,而且快遞送也很方便。她說,99元可以買到四束鮮花混搭,包括玫瑰、向日葵、康乃馨等等。

  艾瑞分析師李昊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國內鮮花消費興起于上世紀80年代,最初是以禮品消費為主,現在正逐漸進入大眾日常生活,這與我國經濟發展和人民消費水平提高有關。按照歐美市場的發展規律來看,人均GDP在6000-8000美元時,消費開始由物質需求向精神需求轉變,鮮花消費逐漸被打開,而我國在2012年時人均GDP超過4萬元,相當于突破了6000美元。

  至于鮮花電商的崛起,則是因為其解決了傳統花商的一些痛點。李昊表示,傳統鮮花交易的流通渠道集中在線下,一般鮮花從花農手中,要經過交易市場、一級、二級批發商等擴散到全國各城市,并最終送至消費者手中,流轉時間長,鮮花耗損嚴重,且中間每層批發商平均加價15%-20%。花店到消費者零售環節,至少加價60%,最終的成本都是由消費者來承擔。而電商渠道,一定程度上縮短了中間交易環節,減少了鮮花損耗并讓利于上下游。

  那么,在鮮花電商崛起的背景下,是否對實體花市造成了沖擊呢?張建民認為,沖擊肯定是有的,但是更多體現在做零售的中小店面上。而且電商興起對于實體商家也是好事情,可以促使線下市場在渠道、物流上做出更多轉變和升級。

  品控成鮮花電商難題

  大多公司處在燒錢階段

  2017年中國鮮花電商行業總體市場規模為124.1億元。隨著消費習慣的養成,加上冷鏈物流等基建設施的完善成熟,預計2021年市場規模將增長近三倍,接近500億元,鮮花消費快消時代正在到來。

  與其他互聯網風口領域一樣,鮮花電商同樣成為資本投資的熱土。截至2017年,鮮花電商領域一共融資47筆,花集網、愛尚鮮花、泰笛科技(去年已摘牌)等3家企業先后在新三板掛牌。

  然而在逐漸升溫的市場背后,品控(是對產品制成的質量控制)成了鮮花電商們繞不過去的難題。

  記者在幾個鮮花電商平臺看到,各平臺的定價都非常相似,包月4束鮮花的價格甚至低至不足百元,分為單品花和混合花束。為爭奪獲客,各家平臺對新注冊用戶還有各種活動傾斜,比如對首次購買者免費贈送一個花瓶。

  劉女士曾在多個平臺上買過包月鮮花,有99元/月的普通花束,也有300多元每月的高端花束。在她看來,選擇線上鮮花配送,一方面是價格劃算,另一方面就是未知的驚喜,因為有時候會收到實體店并不常見的花。但是,線上鮮花配送的方式、花的質量并不穩定,而且也少了自主選擇權。

  另一方面,鮮花電商仍然處在燒錢階段。李昊認為,有的鮮花電商在部分城市可能有盈利,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實現了盈利。

  據了解,鮮花電商的盈利模式并不復雜,像花點時間、花加等平臺,就是賺取零售和批發差價;而像花集網這種平臺,則賺取入駐店鋪會員費,以及其它增值服務費用。平臺的成本并不低,除了補貼消費者的獲客成本以外,還有耗費很大的物流、人工投入。

  另外,與其它行業的電商一樣,在線上流量紅利見底的背景下,鮮花電商獲客難度逐漸加大。據李昊分析,以愛尚鮮花和花集網為例,其2017年上半年的成本費用中,銷售費用占比均超過30%。拆解到銷售費用的細節,廣告支出、推廣及營銷人員薪酬等占比都不小。

  鮮花消費空間大

  但這個風口不好搶

 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不少業內人士和創投人士認為,鮮花消費市場是下一個風口,可是,明明知道是風口,但是要想真正站上風口,搶到市場,難度還是非常之大。

  據了解,在歐美發達國家,日常鮮花消費比例占到整個鮮花消費市場的40%至60%。相比之下,我國日常鮮花消費占比僅占到整個鮮花消費市場的5%,這就意味著,在消費升級的背景下,國內鮮花消費將釋放出更多潛力。

  在西安一家購物中心內經營花店的葉女士告訴記者,現在無論是做鮮花工作室還是經營鋪面,都得通過網絡渠道來進行推廣,只守著店里等顧客,這樣的花店已經很少,經營也很艱難。

  另一位經營鮮花店面十年多的朱先生表示,未來的實體花店的經營者,要么開設精品店鋪,以鮮花帶動家居和周邊飾品銷售,要么走連鎖化經營,前者主要針對中高端和禮品用戶,后者主要針對日常消費鮮花用戶,不然很難和擁有流量優勢的鮮花電商拼市場。

  受制于上游分散化的種植結構以及消費端需求有限等因素,鮮花產業專業化、規模化、集約化程度低,且鮮花產品的非標性、極易耗損等特點也增加了運營的難度和成本。鮮花電商作為近些年興起的新型交易模式,短期內可以依靠渠道便捷性、交易鏈條短等模式優勢迅速打開市場,但針對單個鮮花電商企業而言,物流成本、產品耗損、品質管控、用戶體驗等多方面的因素都要去考慮,只有針對每個細分點更加縱深、精細化的挖掘,才能保證企業正常運營的情況下更快發展。李昊認為。

  申萬宏源西安科技路營業部投資總監屈放認為,鮮花行業的增長空間的確很大,可是,這個行業由于壁壘較低,產品對物流要求高以及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等等原因,雖然說是風口,但是做起來并不容易。目前國內排在前五位的鮮花經營平臺,其經營狀況并不理想。所以說,這個風口看上去很美,但不好搶。

0
首頁
電話
短信
聯系
年第期特码资料